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技术动态

黄山上海行之三

2018-10-03 06:21:21
棋牌游戏下载
手板模型
温度传感器

  黄山上海行之三

  大概凌晨5点,我们就被隔壁房间要看日出的人吵醒。也许是兴奋过头,他们大声喧哗,吵得我们无法再睡。原本不打算看日出(BAANG说哪里的太阳不一样),既然醒了,干脆也去凑热闹吧。日出时间是早上6:20。我们披上羽绒衣就奔向狮子峰,刚抬脚上石阶时很酸疼,忍着走多了筋骨活动开就比较好受些。看日出的人真多,较好的观景点都挤满人,我们只好一上再上,过了清凉台,后来实在爬不动,就在为千禧年而造的大钟旁站定了。太阳升起的方向有座山挡着,而且云层太厚,等太阳跳入我们的视线时,光线已太强,哪里还能观赏。带着遗憾下山,我暗暗发誓:以后不再看日出,劳体伤神。

  回到宾馆,向服务员要了两瓶开水,泡好康师傅牛肉面作为早餐,再逐一把水壶灌满。吃罢早餐,退了房,背上所有的行囊,我们开始新的旅程。今天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。去鳌鱼峰有两条路,一是途经光明顶,二是途经飞来石,前者较近,为保持体力只能二上光明顶,这是住北海宾馆一大弊处。黄山有三大峰:光明顶、天都峰、莲花峰。论险天都峰莫属,但天都峰已封山四年了,听说明年有望开放,下次来黄山一定得见识。我最早是从《倚天屠龙记》中得知光明顶的,邪教明教的根据地选址在此就很能说明爬上光明顶是有一定难度的,当然对体力透支的我们来说更是艰巨考验。从这个方向上光明顶(1860M)有1200个台阶,而昨天从海心亭上光明顶只有600个台阶。上山的路上可以远望飞来石,象一艘帆船,看到飞来石就会联想起《石头记》。一路走过漫山红叶,这是金秋的收获,也是我们与众不同的收获。我和BAANG一路高歌:“我的头脑最灵光,我的身体最健康,冲,冲,冲,向前冲”。一小时后到达山顶,山顶风很大。光明顶是观天都峰、莲花峰、鳌鱼峰最佳点,三峰从左到右一字排开。鳌鱼峰又曰鳌鱼驮金龟,不知鳌鱼是何物,但那头龟却极象,哇噻,还下了好几个石蛋。下了光明顶到海心亭,从边上一小路上鳌鱼峰,似乎很轻松就爬上鳌鱼峰。鳌鱼峰上的游人比光明顶多多了,有许多人是从莲花峰爬过来的,满面红光,大汗淋漓,若换成夏季来爬山那种酷热真无法想象,所以来之前就有很多人夸我们会选时间,十月是爬黄山的最佳时期。但是阳光依然毒辣,我和BAANG原以为日照不强懒得戴帽子,结果都晒黑了,BAANG最惨,两颊红了好几天,十足的猴屁股,后来就脱皮了。近看鳌鱼和金龟就不果桑苗品种
太象,但那些石蛋看上去好玩极了。鳌鱼峰上往西眺望是西海大峡谷,风景秀丽。有两条路可下鳌鱼峰:鳌鱼洞和一线天,上建议年轻人走一线天。一线天的石阶很窄,向上行的人源源不断,我们试着往下走了一段,就被下面的人哄回去了,据说底下等着要上来的人还排着长队,我很不高兴,无奈只能去走适合老人走的鳌鱼洞。果真不假,走在前面的就是一位银发老太,由别人搀扶着挡在我们前面,只能随着她的频率缓缓而下。这次爬黄山遇到不少七八十岁的老人家,不知道我到了那把年纪是否也能有他们这种胆量和勇气。在下山时,有个轿夫背着个空轿子从后面把我撞了一下,很疼,我叫了一声,他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,看样子他根本没注意小心躲避行人,我便拿起拐杖敲他的轿子以提醒他,这一敲可把问题敲大了,他猛地使劲将轿子往边上一扔,转过身大吼:“轿子要好几万,敲坏赔得起吗!”笑话,这就是黄山轿夫的素质!1、既然心疼轿子,自己还用力乱摔;既然都可用力摔,我那轻敲一下又何妨;2、竹捆的轿子值几万,是日元?即使是人民币,那是游客的身体安全重要,还是轿子重要,如果撞了老人站不稳跌下石阶岂不事大。所以我壮着胆说:“叫你,你不理,只好敲了。”那轿夫没料到我胆敢回应他,气得要动手了。关键时刻,护花使者BAANG挺身而出,用身挡住我,并大声喝阻。英雄救美,感激涕零,我有点自豪感。边上旅游团有路见不平者出口相救,指责轿夫撞人不对。没想到后面窜上来轿夫的同伙,冲那位路见不平者叫嚣:“找死啊!”焦点就这样从我身上转移了,两轿夫和旅游团吵打起来。昨天我就曾听见导游告诫游客这些轿夫素质太低,没想今天就得以应证。秀才遇到了兵,有理说不清。双方僵持挺久,还好最终没酿成大祸。不愉快的插曲还好没败坏我们的游兴。站在山脚,仰望鳌鱼峰,听边上一位导游要游客找鳌鱼峰上的“老鼠偷油”、“石佛诵经”、“西天取经”等等,这是导游最拿手的把戏。

  本次黄山游最后一个目标——莲花峰。莲花峰海拔一千八百七十三米,是黄山最高峰。首先摆在我们面前的挑战是百步云梯,石阶高耸,几乎是垂直的。但昨日已拿下最艰难的梦幻大峡谷,今天的行程相对轻松许多。快到山顶,看到有个学生模样的高个DD累得并用四肢在石阶上爬,此DD真是中看不中用。有几个女孩从峰顶下来,不知是患恐高症还是胆子小,趴在石阶上颤抖抖地一个石阶一个石阶地往下挪,我看不过去,上前要扶她们下石阶,可她们宁愿选择匍伏。我暗暗嘲笑,BAANG却在一旁怜香惜玉。到了莲花峰最顶峰,地方不大,人却很多,一个卖胶卷的大玻璃柜占据了风水宝地。奇怪的事,当我从大玻璃柜边走过,一块玻璃“哐当”应声碎掉,卖胶卷的赶紧叫我赔,我解释没碰着玻璃,卖胶卷的也就不坚持了。我注意到那个大玻璃柜早已没剩几块玻璃了,正想再辩解,BAANG赶紧拉着我离开。我是不是有点霉?站在黄山任一山顶上,保准你都会懂得什么叫“一览众山小”。俗话说:黄山归来不看岳,五岳归来不看山。刚从黄废旧钢筋切断机生产厂家
山游回,慧芸就建议周末去五老峰,被我一口回绝。莲花峰下山的路是羊肠小石阶,又窄又陡,排路队扶着保护栏走,手套能派上大用场,我就见到有人手背被石壁磨得出血。下山后,我们去玉屏楼看迎客、送客、陪客三松,迎客松被众多游人竞相围着拍照,送客松因所处的地理位置不利而被人冷落。据说迎客松(800多年)生命垂危,真替它可惜,红颜薄命。下午三点多钟我们就从慈光阁坐缆车下山。再会了,黄山。联络上那位载我们来黄山的司机,不知是什么原因他无法按时来接,我们只好搭乘公共汽车回到汤口,到青松大酒店取了寄存的大包。屯溪的周经理没按约定把火车票送到汤口,而要我们去他屯溪的办公室取。黄山小程热情地帮我们拦到去屯溪的公交车,17:30我们就到了周经理的办公室,票是搞定了,但70元手续费不给开发票(之前他说好能开的),后来好不容易才给了我们2张100元的过路费作为替代品。黄山小程给我们留下挺好的印象,而这位周经理不够实在。

  我们坐上一辆人力三轮车,直达先前提到的“第一楼”享用晚餐。BAANG先去点了三黄鸡、黄丫鱼、南瓜饼和苋菜炒熏肉,然后让我点汤,我跑去看了两趟都没法决定点哪种汤,干脆以茶代汤。南瓜饼味道好极了,这是上极力推荐的,三黄鸡跟白斩鸡差不离,黄丫鱼还不错。我直夸BAANG很会点菜,BAANG高兴得飘飘然的。“第一楼”生意很好,晚来就得领牌等候位置了,那位手脚并用爬黄山的高个DD也来光临,看没位置就走了。我们非常庆幸早来了,如若尝不到“第一楼”的美味,不知会有多遗憾。我俩从人少吃到人多再到人少,边上那桌已换三批客人了,我们还在悠哉悠哉吃个没完没了。终于饭饱茶足(吸取了在桂林一喝酒脚关节就痛的经验教训,这次滴酒不沾),结了帐,才48.5元,经济实惠。吃完时间还早,我们又逛了一次老街,花30元买了一副(大中小三只)毛笔,10元2根“金不换”的徽墨,直到BAANG催促要赶火车我才恋恋不舍离开老街。找不到便宜的人力三轮车,只好拦的士到火车站(时间有点紧,要不我们准得等到人力三轮车才罢休)。K820火车(黄山——上海快速槽式梯式玻璃钢桥架
空调车)20:05准时开车,我们的黄山之行圆满地划上句号。

  作者:xmawen

峻廷湾
天津全运村
中泰天境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